《流浪的音乐》之1安妮晚餐
作者: ≮冰钢琴≯☆  发表于:2009-11-06
“碰,碰”安妮透过衣柜缝看到继母摔碎了第7只碗,“安妮你给我出来!”“碰”第八只碎了。安妮听到了继母走向衣柜的脚步声,紧张的抱着一大堆衣服。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,衣柜打开了,挤进来一张铁青的脸。“够大胆的,把我的衣服弄得一团糟。”一个巴掌在安妮的脸上开了个响亮的红花。安妮说:“我……不是故意打烂那瓶香水的。”“你知道它值多少钱?比你值钱多了。”又一个巴掌扇过来,安妮退后一步躲开了,但却踩着了继母的毛皮大衣。“天我的衣服!”继母抓起地上的一大把瓷片向安妮飞去,有些擦了过去,有些扎进了肉里,很疼,但安妮一直没有哭,哭就代表向继母屈服,若无其事的拔去手上的瓷片,血顺着胳膊滴在了大衣上,安妮冷笑到:“更脏了。”救命的电话响了,如果不响,不知会对安妮怎么样。继母接了电话。“黛丝,我女儿怎么样?”继母看了看还在流血的安妮,“很好,乖得很,有什么事吗?”“今晚我回来,看看你和安妮,一起吃顿晚餐。”“天……”继母脸色苍白,“怎么了?不高兴吗?”“没有,不是要去3年吗?”“今晚见,宝贝。”“再……再见”
    “贝丝(女仆),把安妮手上的血擦干净,不要留下任何‘记号’。(所谓的记号就是她给安妮留下的伤痕)”贝丝把安妮带进了房间,关上门,用酒精擦着伤口,把残留的瓷片挑出来,安妮终于哭了,泪珠淌过白嫩的脸,贝丝梳着安妮金色的头发,看着镜子里安妮淡蓝色的眼睛,11岁的她眼睛里有种不屈服的眼神,其他孩子没有的。叹了口气;“我不明白,上帝为什么把你送到这个女人手里,每天都有新的伤痕。”“不,贝丝没有上帝,只有命运。”贝丝捂住安妮的嘴,“别这样说,上帝生气了,后果会很可怕。”安妮望着窗外的天空轻声说,“上帝不带我离开这,我有脚自己会离开。”贝丝来这里工作五年了亲眼看到,安妮从一个被呵护的“公主”边成现在的她,“我想上去弹会儿琴。”“去吧继母出去了。”
    贝丝打开了阁楼上的门,踩着满是灰尘的木地板,走到钢琴边,为安妮打开琴盖。钢琴是安妮唯一的发泄,但继母讨厌这台钢琴,讨厌安妮的琴声,把它放在了阁楼,不允许安妮去弹。
   安妮优美的弹起第一个音符,一首略带忧伤,很长很优美的曲子留了出来,安妮闭上眼,记忆如录音机般倒带,倒回了安妮6岁的时候。
   汽车里正放着安妮弹的这首曲子,安妮正在靠着妈妈静静的听,爸爸正在开车,夕阳照得晚霞一片红,
射下来的红光照在小路清一色的别墅屋顶上,车窗开着,风吹进玫瑰花,茉莉花,和家的味道,接着车停在了一间高级西餐厅前,进了餐厅,餐厅很浪漫,蜡烛,玫瑰,到处可以闻到咖啡的香味,爸爸点了些咖啡、果汁、沙拉、或许还有牛扒、三明治,吃饱后安妮总会在餐厅的三角钢琴里弹一首《致爱丽丝》,爸爸会对旁边的人说,那是他女儿,6岁会弹《致爱丽丝》多棒。旁边的人也许会说,真不错,很优雅,像一个公主,要走了爸爸说;“回家吧,小公主。”琴声一停便有了掌声,然后开车回家,车窗还是开着,爸爸的车上总是开着窗,放那首曲子,安妮边听,边吹着晚风,边靠着妈妈。后来爸爸跟妈妈吵架了,不再去那个小镇兜风了,下午变成了吵架时间,最后妈妈走了,一个高傲的贵妇人顶了妈妈的位置——她的继母。爸爸换了工作3年才回来一次,那条路,小镇、别墅、夕阳、晚霞、西餐厅、咖啡、那首曲子成了安妮最美好的回忆,永远的回忆
    琴声断了,安妮不知道该怎么弹了,那首曲子听过几百次了,她爸爸是音乐家,遗传了爸爸的音乐细胞,听多的曲子几乎能完整的弹出来,不用想,手一摸琴键曲调就出来了,但这时候,曲子听到中间的时候她靠着妈妈睡着了,现在妈妈在哪?家在哪?继母折磨她,她不会哭,无论怎样的疼,但如果心疼,心疼过去的家,安妮是忍不住的。安妮靠着贝丝哭了,哭着睡着了,笑了,小镇、别墅、夕阳、晚霞……慢慢出现在眼前,梦境很美很快乐可惜太短,虚幻的,不真实。贝丝摇醒了安妮,“继母,来了。” 眼角一滴泪还是溢了出来,还以为到了家,醒来什么都没有……
    贝丝和安妮飞快的跑回房间,贝丝往安妮脸上擦粉,其实安妮的脸很白了,但为了掩盖脸上一道暗暗的疤痕,继母用烧热的刀子烫伤的痕迹,涂了很厚的粉底,还往手臂上擦粉。安妮照了照镜子,脸白的可怕,涂上点胭脂后稍微好一些。然后穿了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,那条是妈妈做的,黛丝最讨厌那条裙子,她偏要穿。今晚黛丝死定了,她要告诉爸爸,他给她找了一个怎样的“好妈妈”。
     黛丝早就在黑色保时捷车子里等她了,见到那条天蓝色的裙子“哼”了一声,安妮贴在车窗前看着外面的圣诞树,挂满蜡烛和礼物,顶端的星星闪着光。圣诞节?是吗?安妮一点都不知道,外面“圣诞老人”在派礼物,安妮冷笑了一声,“圣诞老人”的胡子很假,那些孩子居然看不出来,天,自从家失去后,安妮不相信上帝,所有的童话,还提什么圣诞老人。那条裙子,就是妈妈送的圣诞礼物,但却说是圣诞老人送的,安妮那时候笑得很开心,没有揭开这个甜蜜的谎言,可以欺骗所有的孩子但骗不了她。
    餐厅到了,黛丝为安妮开门,牵着安妮的手走进餐厅,黛丝身上的香水味很淡,但很优雅,安妮很想甩开她的手,然后泼些洗衣水上去,更受不了的是黛丝假假的把披肩披到安妮肩膀上,说空调很凉,安妮不客气的把披肩甩在地上;“谢谢,我不热。”黛丝停下来捡起披肩,用一种仇恨而凄惨的眼光看着安妮。:“我知道,今天我完了,你不会遵守约定的。”安妮笑着说;“当然,很想找个新妈妈。”“新妈妈未必比我好。”安妮说:“街上的女乞丐都比你好。” 刚好到了餐桌,爸爸坐在椅子上,看着报纸,抬头看了看安妮,挤出一点微笑:“安妮,想不想爸爸?”安妮面无表情的坐下,默默的喝着果汁,连声爸爸都不想叫。爸爸的微笑又转向黛丝,“你还是向以前一样美。”黛丝;“谢谢,安妮很听话,学习很乖,这次考了全班第一。”安妮恨黛丝的虚假,低声说了句“stop。”黛丝尴尬的闭了嘴。爸爸说黛丝很美,安妮承认,黛丝穿了一条华丽显身材的黑色舞裙,褐色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膀上,发梢微卷,瓜子样雪白的脸,一种冷酷傲慢的美,而有着金色短发的妈妈,穿得随意,休闲从不用华丽伪装自己,是一种真实,自然,内在,温柔的美,不知到为什么爸爸爱上了这种冰冷得让人发抖的美。“你为什么抛弃妈妈?”这句话像一个炸弹,把爸爸脸上的微笑炸走了,黛丝的手紧捏着杯子,爸爸皱了皱眉头,喝了口咖啡,“安妮,妈妈的病治不好了,趁感情还不深,分开,离别时不会有太大的伤痕。”“哦,明白了,因为妈妈生病了,所以不需要人照顾,因为生病没有以前漂亮了,就可以分开了,对吗?”……“碰”黛丝手中的玻璃杯颤抖着,然后滑了下来,四溅的玻璃划到了安妮的手,爸爸心疼的蹲下来,一边狠狠地看了黛丝一眼,用纸巾擦了擦血,“新妈妈不好吗?”黛丝的脸几乎全白了,她知道会发生什么,光是一点擦伤就这样担心,何况自己毒打下去的伤痕?非杀了她不可。安妮正准备拉开袖子,给爸爸看看那些伤痕,但,爸爸蹲下来的那一刻,她看到了更多的白头发,皱纹,疲惫,突然不想打断爸爸那种“终于回家了”的那种快乐,她似乎觉得,爸爸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。“很好。”安妮终究还是遵守了约定,当然是为了爸爸,爸爸老了再找一个合他心意的妻子也不容易。
    黛丝突然蹲下来抱住安妮,安妮还没来得急挣脱,黛丝轻声的开口了:“谢谢,我知道你是为了你爸爸。”“那你之前为什么对我那样?现在才后悔?”“不,以前我恨你,现在不恨了。”“什么?”但爸爸走了过来,黛丝收住了嘴,站起来坐回位子上。
    晚餐的气氛莫名其妙的活跃起来,爸爸建议玩转盘游戏,桌上有一碟香肠,每人轮流转盘子,转到谁就要说一个笑话,安妮这才发现黛丝其实很幽默,笑起来很好看,没有了冷酷多了妈妈的温柔,“都是装的,装的”安妮心里说,还是不愿意原谅黛丝。
    晚餐后去了游乐场,又去看电影,玩到很久才回家,回家的时候安妮几乎开心的拉着黛丝和爸爸的手踏进家门。开心的日子不会太久,爸爸走后因该又是老样子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一集《流浪的音乐》续……

相关评论

更多

相关点评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