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存在的存在
作者: 白荷芝  发表于:2017-08-15  来源:投稿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27
  我回了一趟青阚。
  刚刚下过一场雨,隔着朦胧的车窗,我望见唐皖一个人静悄悄地站在站台上。
  一年多不见,他比印象中更消瘦了几分,他的脸褪去了孩童时期的稚嫩,变得棱角分明。记忆中那个整日顽劣地在村中穿着开裆裤奔跑的男孩,此刻脸上却是一种我琢磨不出的沉静。他戴着一顶灰蓝色的棒球帽,遮不住那深邃的眼睛,这双眼睛默默地望着火车如站,他右手握住双肩包的手更紧了一些,我还注意到他舔了舔干涩的唇角。
  这是他的标志性动作,代表了他的紧张。
  初中那会儿来青阚,来站台接送我的总会有一些人,有上了年纪却执着要跟过来的外婆、笑眯眯的孙暮阳、很高兴却有些不好意思的唐皖,还有几个玩得很好的小伙伴。
  我苍凉一笑,从架上提起行李,随着拥挤的人群缓缓入站台。
  “鹤儿,你来了。”唐皖见了我,急忙迎上来,他想要伸手替我提行李,我们四目相对的瞬间,目光交缠,一瞬间有很多话想说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
  我轻轻一笑,用尽量轻松的语气打趣道:“你变了。”
  唐皖挠了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是吗?好像是有点。”
  唐皖租了一辆车到青阚,他兴致勃勃地对我说: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青阚终于开始建高铁了,以后你可以直接到这里,不用再转车了。”
  我笑了:“这确实是个好消息。”
  我们在车上聊了很多。唐皖今年参加完了应届高考,前两天收到了中山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今年开学季就要离开广西,到广州去读书了。他双手托着后脑,,仰望着露天窗,长叹一声:“哎,我可是土生土长的阳朔人,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我还真是不习惯啊!”我噗嗤笑了一声,唐皖像想起了什么似得:“对了,你得教我粤语,我可是一窍不通,到时候多不方便!”我想了想,对他说:“这你还是去请教崔宇文吧,你有他微信吧?他是香港人,比我在行。”
  我对唐皖说了我明年直接被保送到美国读大学的事情,他再一次发出感慨:“哎,古人云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,这都哪儿的事啊!还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了!”
  我笑唐皖杞人忧天,表示以后一到放假第一时间就回国探望朋友。
  这次我回来看看青阚,自从外婆去世后,我都没有回来过。暑假过后就是高三了,别说到青阚了,连踏出高雄市一步都很难。再加上唐皖马上就要到大学报道了,我就当送他一程。
  唐皖跟我讲了很多事情,我很认真的听着。他告诉我,孙暮阳这个学期初就回到了青阚,现在仍然在以前的桂林一中读书,明年还会参加高考,还说要跟他一起考中山大学。他还跟我说了一些十分久远的事情,他犹豫了一下,从青阚的老屋子里翻出一个信封,轻声对我说:“这是林粒纯让我交给你的,她说等到你不那么恨她之后,再给你看……
  我瞪大眼睛望着唐皖,始终不敢接过那封薄荷绿颜色的信封,担心这是一个梦。
  我的指尖颤抖着,那不是梦,那个信封看上去有些久了,打开信,那是两年前写的,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,我逐渐热泪盈眶——
  “芝,原谅我的不辞而别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们已经分别很久了吧。我怕你和朴云天难过和内疚,所以没有告诉你们。你知道,我爸妈一直在做跨境生意,当他们年初的时候商量好搬到美国去的时候,我跟他们闹别扭,我试过了,我尝试了绝食、不写作业、不上课,可是都没有用。他们已经替我办好了一切手续,还给我在纽约选了一所私立高中。放心吧,我会过得很好的……
  我连看完这封信的勇气都没有,信纸在我的手心揉成了一团,唐皖的手落在我剧烈颤抖的脊背,沉声在我耳边说了三个字:“对不起。”
  对不起,对不起我现在才告诉你真相。我想,他想这么说。
  第二天,我跟唐皖一起坐火车,我要下车的时候,他对我说:“鹤儿,别担心,你们总有一天会再次相见的。”
  真的,会有这一天吗?我望着唐皖的笑脸,不肯定的在心里再次询问自己。
  同一个城市,见到彼此的几率有多大呢?纽约是举世闻名的大城市,每天每个街头都有穿梭不停的车辆和熙熙攘攘的人群,我又如何,在人群中一眼认出那个将与我分离三年的她呢?
  “耳边是你平静的声音,最安稳最阵痛的声音,那一片忧郁谁能听得清,这一刻你在哪里……
  风拂过耳畔,我伸出衬衫口袋里冰冷的右手,将耳机的音量又调大了一些。
我能否把这首歌,带给异国他乡的你。

A级授权

相关评论

更多
评论人: 甘。笑看夕阳日期: 2017-10-24 11:03
写得好好啊,加油,
评论人: 小小的柠檬日期: 2017-09-04 20:14
你写的很好希望你能加入一些好的词语,就能让你的作文更加的好

相关点评

更多

相关文章